齐心集团(002301)

中国互联网该如何让网速真正快起来

发布日期:2012-10-09 17:10:00

   央视7日播出节目“假宽带真相”,揭露了困扰网民多年的老问题——花更多钱买更快的宽带,但网速却并未快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“假宽带”并非新现象。去年12月的《中国宽带用户调查》就显示,绝大部分用户在使用“假宽带”,即实际宽带下载速率低于运营商提供的名义宽带速率,超过半数用户上网平均速度达不到标定速度。换句话说,网民在带宽上花的钱有一半是冤枉钱。

    当然,众多宽带运营商是从不承认有“假宽带”的。但即便其标榜的“真宽带”,也快不到哪去。2011年中国信息化蓝皮书显示,我国宽带速率仅为全球平均水平的1/3,全球宽带接入平均水平为5.6M,而中国平均下行速率仅1.8M,排名全球第71位。

    “真宽带”的速度本已让人唏嘘,而今再遭“假宽带”摧残,中国宽带速率又该慢到什么程度?

    租的是宽带,上网却是“龟速”,这足以让人烦躁恼怒,而更让人郁闷的是,如此慢的网速,资费却不低。据称,中国内地网民宽带支出是发达国家平均水平的3~4倍,是中国香港特区的469倍。

    中国互联网多年来发展迅猛,网民数量已达5.38亿人,互联网普及率达39.9%。如此巨大成就的支撑居然是“龟速”与高资费,真不知是该感谢互联网魅力无穷还是感谢中国网民温良厚道?

    自然,无论网速慢、资费高还是“假宽带”,各方都能马上找出病因:如运营商垄断、消费者维权渠道狭窄等等。这确实触及了问题实质,但似乎并非核心。根本问题在于,作为电子信息业的一部分,互联网及宽带运营与路桥收费一样,还是一项生意,是“摇钱树”。只要生意依然、利益存在,所谓打破垄断、加强公益诉讼等提高网速、降低资费的“药方”,都只是空话。

    而在国外,互联网及宽带已被重新定位。如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哈玛德·图雷将其“看作最基本的基础设施——就像道路和水一样”;而联合国有关委员会宣告,宽带接入是一项基本人权,同医疗、住房、食品一样须予以保障;芬兰和爱沙尼亚则立法规定,享有互联网接入是基本人权。

    不论视作基础设施还是基本人权,都意味着,在西方,互联网及宽带接入已被赋予公益属性,关注的是人的发展、社会发展,而不再是盈利工具。这点,值得致力于打造信息社会的中国借鉴——当然,最直观的成果是能马上提高网速、降低资费。

    实际上,中国对电子信息业、互联网及宽带的发展一直很重视。继2009年电子信息业入选十大产业调整振兴规划后,上月又印发了《国家宽带网络科技发展“十二五”专项规划》,后者更提出要“面向2020年100M宽带接入的重大需求”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两个规划仍着眼于产业发展、经济发展,而很少关注人的发展、社会发展。互联网及宽带如同千百年前的纸墨笔砚,与人及社会的发展已密不可分,应从以人为本的战略高度对其全新定位,并用公益属性取代其经济属性。否则,即便2020年技术上实现了100M宽带接入,用户上网也还会遭遇“假宽带”和“龟速”。